坑底的Enderose

Misletoe

是真人rps!

我原来能写这么多字.jpg

希望大家分清理想和现实/严肃

(算了我自己都磕得昏天黑地

阅读愉快!

Misletoe  槲寄生


    s 某赫奇帕奇


    f  某拉文克劳


    配对fs


    圣诞bl小故事🎄


    扛着湿漉漉的横扫,s几步并作一步跨上楼梯,小心翼翼地避开一踩就会被卡住的部分,再拢好扫帚的枝条避免又把水珠沾上那几幅神经衰弱的油画。


    真是太奇怪了,他想,队长今天竟然提早结束了训练?纵然能在魁地奇球场上骑着扫帚飞行真的可以算上人生巅峰,不过可以保护自己的脸不被球场上的风吹僵真是不错。s想着休息室柔软到一坐下去就不想起来的扶手椅,忍不住地嘴角上翘。已经走到楼道口,s还是没有想出队长反常的理由。


      推开大堂大门,耳边却是熟悉的破空声,他连忙弯腰,勉强躲过一道飞过来的禁锢咒。正回头准备和不知哪个暴躁老哥理论,却对上格兰芬多那个击球手的瞪视。s一愣,今天是什么日子,怎么那个不能击球就要爆头的格兰芬多击球手也没...“出去!没看到门口标牌吗?”女生毫无风度地吼叫着,s连忙回身,大门上赫然是禁止入内的字,他愣愣回:“现在看到了...”又是一个红色残影撞过来,s慌忙窜出大堂,有礼貌的赫奇帕奇总是记得关上门再说一句再见。s心有余悸,不愧是狮院的人啊...红色的小球撒着金粉,可怜兮兮地滚到他的脚边,他弯腰捡起来,小球中央画着一棵圣诞树,正闪着小彩灯。


      诶?圣诞球...?


      他回头,走廊上垂着冬青,金色的星星在树枝间闪烁。


      圣诞已经到了?


      身后又传来纷乱的脚步声,s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扑得失去了平衡,转头围着蓝色围巾的拉文克劳追球手正笑得开怀。


       f抬手将s的头发撸得乱七八糟:“赫奇帕奇都这么蠢吗?比如抓到一个游走球还往球门里投?”s笑着躲开他的手,给他一拳:“难道拉文克劳的追球手不是每扔个球都要算下抛物线的?”“得了吧,比不过你!”f反身,“在楼道里就听见你的声音了,不怕被抓到410去见....”赫奇帕奇连忙一把捂住拉文克劳的嘴,一本正经,小声道:“别出声!我好像听到她过来了!”f一愣,两人突然陷入了一阵静默,只有那个神经质格兰芬多的吼声隔着厚重的大门穿出来。s绷不住,先笑出声:“呆子,拉文克劳的智慧呢?”f还没来得及反驳,大堂门又被一道魔咒击开,一个围着鲜红围巾的人探出头向旁看看,“飞来!”刚刚被丢出去的可怜圣诞球飞回她的手中。她正准备再关上门,瞟见他们后脸上露出一种有点微妙的表情:“是你们两个?”s无来由得有种被窥见做了什么坏事的感觉,正准备回答就又勉强躲过一道魔咒,格兰芬多挥动着魔杖,杖尖似乎已经冒出了几点火星,威胁着:“3秒,我不管你们去哪里,离!开!这!里!”s还想问些什么,f已反身拉住他冲出楼道。


       一黄一蓝两个人影在开始飘雪的霍格沃兹城堡里奔跑,在人流涌动的主楼道上穿行,s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到一个女生正捏着一个粉色的玻璃药瓶。离大堂才有些距离,两人又被人群挡住脚步。学生们挤挤攘攘,前面似乎一下走不过去,好像s还听见压抑着的小声尖笑。f喘着气,而s似乎刚缓过神来:“怎么这里这么多人?”f看看旁边的人,抬了抬头,了然地向上指了指。s愣愣地也抬起头,看见平常石质的天花板缠上了在圣诞平常的冬青,并没有什么值得人群滞留的东西,便有些迷茫地转头:“啊?”


      f翻了个白眼,向天花板中间指了指,s再抬头眯眯眼,闪烁的冬青花环中吊着一簇柔软的浅绿色枝条,嫩叶翻卷,末端结着白色的小圆果实,在一片闪烁中甚至有些苍白。


     “所以呢?”s仍然一头雾水,f一下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又不知如何解释,只好反身从背包里抽出一本植物学课本塞给他。s接过课本,抬眼诡异地看着他:“你们拉文克劳连魁地奇训练也要带书的吗?太xue……”f连忙:“行了你可闭嘴吧,翻到149页。”s还想说些什么,被瞪得低头翻起了书:“槲寄生……?圣诞节的特色装饰物...是恋人的礼物?为什么?”f面对s有些天真的眼神,移开了视线:“就是说,嗯,在槲寄生下的情侣要为此...这么说吧,展示爱意。”“哦...”s一时不知如何接话,看见f耳尖有些泛红,脸也有些发烫,只好有些尴尬地转过身,搓了搓在风中而冰冷的手,突然冒出来一个有些荒诞的想法。


      s转身,坏笑着突然将手伸进f的颈窝,不设防被冰冷的突然袭击吓着的拉文克劳一缩,差点撞上一旁的几个三年级女生。f回头,故作严厉地训斥道:“我可拜托你了,你已经五年级了,能不能不要那么像小孩子?我可是三年级就不这么干了!”“不你没有!”s咧着嘴,“而且这难道不是冬日传统吗?你别否认,去年可是你先开始这么干的!”


      身边人流缓缓松动,人潮逐渐向大堂方向移动,去享受在霍格沃兹圣诞前夕的假期前最后一餐。f吐出一口气:“看来那个格兰芬多终于把大堂装饰好了...”s还来不及接话,f就发出一声s才勉强听见的叹息。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人影已经逆着人流挤到他们身边,:“所以你们就一直一起站在这个地方?哈?”s点点头:“对啊...有什么不对吗?”被迟钝的赫奇帕奇震惊到的格兰芬多翻了个白眼,紧接着嗤笑出声:“当然,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,不过——”她掏出魔杖,向头顶悬挂着的细嫩植物挥出一个简单的图案,白色的果实立马放出莹润的光。投射出的光晕里只容得下两个人立足,而此时的幸运儿就是这两个五年级的,在人潮中分外显眼的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。


       那个格兰芬多无视拉文克劳的抗议,朝他们两个眨眨眼,:“Merry Chrismas!”转身顺着人潮消失。


       s可以向梅林发誓,f的耳尖完全红得像冬青果一样。


       “所以...”年轻的拉文克劳清了清嗓子,抬头看向他,眼里闪着光。比天花板上的星星璀璨多了,s想。“Will you?”


       再一次,赫奇帕奇的脑中冒出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:也许他们两个都欠那个格兰芬多一个人情。


      


    


    


   

我恨!!!!为什么我总是入奇怪的坑!!!开心果x吸血鬼开吸了解一下好不好!!!这两个饼干真的!一个整天懒懒散散一个坚持正义什么的!感觉可以搞好多paro!!!我哭了!球球大家了解一下!/我哭得好悲伤我在雨里拉肖邦.jpg

!官方会玩系列

今天也是带放大镜看漫画的一天呢。/露出沙雕本质

T细胞..辛苦了😭
图源贴吧 侵删
今天也要带放大镜看工作细胞!

看了PD的几集,又回去翻rose的剧情...糖姐真的厉害,从这里rose的I am not a real person不仅仅指不是人类,也可以解释“rose”这个人也是虚构的啊...源s2e12we need to talk

深夜放毒。伊芙琳小妹妹啊------长叹/

饿死在卢伊坑里。粮啊。啊。